魏峰耸了耸肩膀,“华夏医学博大精深,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,我也只能算是一鳞半爪罢了。”

郭华知道魏峰是在谦虚,笑道:“魏先生,刚才为了不耽误给患者治病,就没有跟细谈,现在如果有空的话,能不能移步到办公室聊聊,我主要也是想跟请教一下。”

魏峰沉默了一下,转头对郑星说道:“等姐姐醒了,就去院长办公室在找我。”

然后又对郭华说道:“郭院长,那咱们就去随便聊聊吧。”

“好的,这边请。”

……

就在魏峰和郭华在院长办公室聊天的时候,叶航已经回到了叶家大宅。

叶家身为省城第一大财团,叶家的大宅自然也是恢弘的多,直接买下了一座山头铲平了山顶,建造成了成片的豪宅。

光是半山腰别墅就有好几座,其中就有叶航,叶巡等一些叶家嫡系子嗣的,至于叶家一些庶出,就住在山脚下的宅子里。

而山顶,则是住着叶家的各位长辈。

在叶家,泾渭分明,尊卑有序,有时候甚至苛刻到近乎古板,更像是古代的封建大家族一般。

叶航开着豪华轿车,气愤不已的来到山顶的议事大厅,见父亲和大哥叶巡正在谈事,于是就急不可耐的走了进去。

粉嫩私房女仆装少女清新如阳明媚写真

“爸,大哥,正好们两个都在,我有件事要跟们说。”叶航一屁股坐在了黄花梨的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抓过一个茶杯喝了一口茶水道。

叶万城五十上下,穿着一身白袍,国字脸,浓眉虎目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威严。

相对来说,叶巡就文弱了一些,带着金丝眼镜,嘴角始终噙着一丝微笑,但是那双目之中却时不时的露出一丝精光,给人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。

叶万城眉头一皱,似乎是对叶巡有些不满。

“看看,站没有站相,坐没有坐相,这么火急火燎的,又有什么事情跟我们说,是不是在外边谁又惹不顺心了?”

虽说他话中带着斥责,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带着宠溺的成分,毕竟叶航是叶狂澜指定进京的人选,以后叶万城这一脉,还要靠叶航这小子来壮大。

“爸,还是最懂我,妈的,今天姓顾的那个臭婊子让我下不来台,还敢羞辱我,我要让咱们叶家全部终止和顾家的合作。”叶航气咻咻的说道。

叶巡听后,眉毛一挑,笑着说道:“小航,顾倾城这人我了解,不会无缘无故的羞辱,再者她明知道是叶家二少,还敢这么对,只能说明一点,真的惹怒她了。”

叶万城没好气的说道:“个臭小子,到底怎么招惹那个女人了,一句话就关停所有合作,知道这意味什么吗,意味着十几个亿的损失,懂不懂?”

他不由得摇了摇头,汉东说小也小,说大也大,上层也就那么几个大型财团,各行各业避免不了有所接触,早就盘根错节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这是最愚蠢的做法。

叶航说出这种话,实在是太幼稚了。

“十几个亿就十几个亿,她让老子不痛快,我就让她不痛快。”叶航嘀咕的说道。

“小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叶巡问道。

“还能怎么回事,我在世纪锦绣吃饭,跟一个叫魏峰的小子发生了点矛盾,那小子会点功夫,可没想到这小子跟顾倾城也认识,顾倾城为了他跟我翻脸,说我气不气,我以后还怎么在省城混?”

魏峰?

叶万城和叶巡互相对视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丝讶异。

他们自然知道魏峰这个人,手下的情报部门早就递交过魏峰详细情报,而且魏峰杀害叶家武者黑白双煞的事,也是秘而不宣,打算冷处理。

魏峰跟关家关雪的事情,两人也是有所耳闻。

“叶航,让我怎么说好,过几个月就要娶关雪了,这么大的事就一点都不上心吗?”叶万城扶着额头说道。

“嘿嘿,是说关大美女啊,我当然上心了,那女人长得确实不错,我早就看上了。”

一听到关雪的名字,叶航顿时来了兴趣。

“既然上心,居然不知道魏峰和关雪的关系?”

叶航一下子懵逼了,“他俩有啥关系,我不知道啊?”

叶巡听到这话也是深感无奈,这个弟弟啊,也算是个奇葩,当下就把一些事情跟叶航说了。

“说什么,魏峰和关雪还有一腿?好个魏峰,敢碰我的女人,老子让不得好死!”叶航顿时咆哮不已。

关雪可是他的未婚妻,虽说他经常出去鬼混,但关雪是他的女人,而且还是要明媒正娶的女人,谁也不能碰!

这是男人最基本的尊严!

“哥,派几个武者给我,我去把这小子干掉!”叶航瞬间就涌现了一抹杀机。

叶航摇头:“不能杀,这小子身手不一般,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我们不能动手,何况叔叔那边正是用人的时候,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。”

“小航,有时候武力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,如果想铲除魏峰,只需要把他建立起来的东西一步一步搞跨,他就会狗急跳墙,到时候咱们动手,他也就无法翻身了。”叶万城阴狠的说道。

“记住,不击则已,一击必杀,这是叶家成事的根本。”

叶航有些疑惑,“爸,的意思是……”

叶万城随手扔过去一沓资料,说道:“回去好好看看这份资料,再想想怎么去做,本来是让大哥去处理的,现在交给比较合适。”

叶航接过资料,发现里面是一家叫小牛奔腾公司的资料,十分的详细,还写了小牛奔腾旗下的几款产品等等。

他粗看了一下,就合上了,然后说道:“爸,那顾倾城那婊子怎么办,就不管了?”

叶万城冷笑了一声,“傻小子,以为我们叶家和关家联姻的目的是什么,只是为了想给找个老婆吗?放心吧,叶巡已经对顾家出手了,过不了多久,省城三足鼎立的局面就会被彻底改写,将会变成一家独大!”

叶航听得云里雾里的,“大哥,爸到底是啥意思啊,对顾家下手了?”

叶万城嘴角噙笑,“大哥可是下了一盘大棋啊,顾家那边有大哥盯着,就不用操心了,把眼前的事做好就行。”

“切,不就是一家小企业吗,交给我吧。”叶航也懒得细问,拿着资料溜溜达达的离开了。

待到叶航离开后,叶巡说道:“父亲,小航缺乏经验,要不这件事就交给我吧。”

“不必了,他也该历练历练了,如果连这点事都解决不了,去了京城也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。”

叶巡听了这话,却是没有反驳,反而是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