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琴大学,教职工宿舍楼,4栋501室。

林风走进厨房后,立马就被韩雪诱人的背影给震在了原地。

似乎是察觉到林风走进了厨房,韩雪当即腰一直,然后回头问道:“嗯?你怎么跑厨房里来了?”

“我来帮你打下手吧?”林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然后立马走上去就开始洗菜。

“呵呵,不用了,我一个人就行。”韩雪一边笑着,一边伸手抓住了林风的手,接着又往后扯了扯说道:“你去歇着,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进厨房,厨房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女人来做吧!”

韩雪的手很热乎!

但是她说得这一番话,更让林风心里头感到热乎!

好一个贤惠的女人!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做出这幅样子来给林风看的?

毕竟她后背上的那些伤痕,让林风先入为主地认为,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!

“没事,我就洗洗菜。”林风客套了起来。

“哎呀!我来就行了,你别管了。”韩雪有点急了。

“一块洗吧?俩人一起干,也能快点!”林风这句话似乎有点歧义,但是韩雪却没有听出来。

清纯天使白衣长裙的唯美瞬间写真

“唉!你就客气吧,那……行,一起干吧!”韩雪的回答让林风差点喷出一口老血。

奶奶个腿的!

这女人是真的不懂,还是假装不懂?

喂!哥们正在开车呢!你咋不声不响就上了车?而且还反过来带了老子一把?

你是新手,还是老司机?

心有点乱!

……

争巴了好几下,韩雪终于松开拉着林风的手,只见她转身走到一旁的砧板面前,然后开始在那里切菜了。

“咚咚咚,咚咚咚……”

韩雪的手艺很好,从切菜的速度和力度上就能看出来,一瞧就是常年干活做饭的女人,至少比林风切菜速度快多了,也比他切的好。

深厚的刀功,都是用时间堆积出来的!

不过也正是因为切菜的频率太稳定了,也许是造成了共振,韩雪每一刀切下去,胸口也就跟着动一下,最后,上上下下地有节奏地摇曳了起来,圈圈涟漪荡漾在连衣裙的胸口上,带出了一道道的波纹。

真的好大!

看得林风眼花缭乱!

擦!手里的菜都快被抓烂了!

有点丢脸啊!

……

18:00

菜都炒好了。

林风和韩雪回到了客厅里,并且把菜都端到了茶几上。

“韩雪,你喝酒吗?”林风试探地问了一下。

“我家里可没有酒哦?”韩雪微笑着回道。

“没事,我家里有酒,而且还是今天上午刚买回来的。”林风的眼睛眯了起来。

沉默,不语。

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只见韩雪脸色古怪地瞥了一眼林风,然后便沉吟道:“你要喝的话,我可以陪你喝点,不过我可喝不多。”

“那就喝红酒吧,那个度数低。”林风连忙说道。

“嗯,行!”韩雪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于是,林风立马跑到自己的家中,然后从空间戒指里拿了瓶红酒出来,接着又偷偷给楚盈盈发了一条微信,让她帮忙查一下韩雪的身份,最后便笑眯眯地返回了韩雪的客厅之中。

让林风意想不到的是,他才刚把红酒给打开,韩雪却先接过来了,并抢着倒了酒!

什么情况?

这尼玛也太热情了吧?

莫非今晚会发生一些浪漫的事情?

嘶!别想多了,赶紧吃饭吧!

……

“林风,别光顾着喝酒,来尝尝菜?”

“嗯,好吃好吃。”

“呵呵,来,姐姐我敬你一杯,以后咱俩都是同事了,还希望你以后能多多照顾一下姐姐。”

“别那么客气,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?怎么你却敬起我的酒来了?”

“谁敬谁,都一样,反正都是喝。”

“那这一杯酒算我敬你的,我干了,你随意!”

“咕噜!咕噜!”

……

一顿饭吃的很愉快。

韩雪一点也不拿林风当外人看,随着一杯杯红酒下肚,俩人在桌上的话匣子也被完打开了。

通过简单的聊天,林风大致了解了韩雪的身世,当然,这只是韩雪的自我描述,可信度有几分,林风还不敢妄下定论。

韩雪是个孤儿,从小在福利院长大,然后被一对好心的夫妇收养,并且还考上了京都舞蹈学校,毕业后,收到海琴大学的邀请,就来到了这里任职。

不过,她的养父养母就在不久之前,因为一场车祸而双双离开了人世,于是韩雪又变成了一个孤儿……

好吧!

这样的身世,又让林风产生了一丝怀疑!

父母双亡,无亲无故,说白了,就是没有人能证明韩雪到底是不是福利院里的那个孤儿!

“滴滴!”

就在此刻,林风的手机突然响起了一道短消息提示音,于是这货借口去上洗手间,然后便快速地点开了楚盈盈发来的短消息。

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……

最后林风无奈地苦笑了一声,原来韩雪没有在骗人,她真的是个孤儿,而且养父和养母真的在不久之前,因为一场车祸而去世了。

好吧!

韩雪的身世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她背上的伤痕又该怎么解释呢?

林风大胆地猜想了一下,如果凶手就是韩雪,那么她背上的这些伤痕,会不会是受害者在挣扎的过程中,给她留下来的呢?

嘶!

有这个可能!

所以,不能掉以轻心,必须谨慎对待!

……

很快,林风便一脸平静地回到了餐桌上。

可是他屁股才刚刚坐下,门外突然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“笃笃笃……”

“韩老师,你在家吗?”

一个男人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,一并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这一刻,韩雪的脸色似乎变了变,但很快她就恢复如初,并且还歉意地对着林风笑了笑说道:“林风,你可是说过要帮我忙的哦?”

“啊?”

林风闻言微微一愣,他还没明白韩雪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而韩雪则直接起身走过去打开了房门。

“吱嘎!”

随着房门被打开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的身影,便直接映入了林风的眼帘。

咦?

这家伙好面熟啊?

对了!

他不是美术系的老师么?

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,这家伙就是坐在刘主任的左手边,如果林风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男人姓李,大家都喊他为老李。

“韩老师,我不是和你约好了,今晚一起吃饭的么?你怎么没有来呢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?还是……”

韩雪刚把门打开,站在门外的李老师就迫不及待地说出了一大堆话。

可是,当他看清楚房间里不止韩雪一个人,而且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里面的时候,李老师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,甚至连后半句话也卡在了喉咙里!

擦!

有点尴尬!

这一瞬间,林风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画面,最后愣在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,将整件事情的起因和经过都拼凑了起来。

这还不明显吗?

老李和韩雪约好了吃晚饭,韩雪在出门的时候刚好撞见了林风,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韩雪并没有去赴约,反而和林风在家里吃了一顿晚餐。

好吧!

现在老李找上门来,怎么看,都有种兴师问罪的感觉!

尴尬了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