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说小兄弟,费劲的听了说了半天话,只听到啊啊啊了,我现在还不知道叫什么,家是哪里的,紧张什么呀?我们又不会吃了,就算我们姐妹两个再怎么肚子饿,也对没有兴趣啊。”赵妍嘲笑的话语传了过来。

陈泽翰只是在旁边打着哈哈,根本没有帮杜生圆场,一副看笑话的模样。

出乎秦言意料之外,林梦荷居然主动帮杜生说话了,她帮杜生倒了一杯茶,递过去说道,“有什么话慢慢说,我们可以耐心等。”

杜生抬起头,感激的看着林梦荷,疯狂吞了几口唾沫之后,这才又开了口,比刚才结结巴巴的模样倒是利索了不少。

“我…我叫杜生,我家,我家是清远市郊区的,那个,我来清远大学是应聘竞选助教,啊,我的介绍没了。”杜生说完之后,脸红的像是猴屁股,完全不敢抬头看向在座的任何一个人了。

赵妍端着酒杯,凑到陈泽翰面前,娇笑着说道,“陈哥哥,是在哪认识的奇葩朋友啊,怎么比女人还要害羞,如果是想要把这两个小屌丝介绍给我梦涵姐姐,那就是想多了,他们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机会的。”

杜生知道自己的表现非常糟糕,羞愧的无地自容。

秦言轻声慢语的说道,“想多了,没人对有兴趣,的一点姿色在我杜生兄弟眼里,不值一提。”

杜生张大嘴巴看着秦言,想要反驳秦言的话,但是知道秦言给自己帮腔,只能忍着害臊低下了头。

“哈哈,我特码见多了吹牛逼的人,像这么大言不惭,又睁眼说瞎话的,我第一次见,秦言,我知道护犊子心切,但是应该看看杜生这小子跟没见过娘们的雏儿一样,居然说他见多了女人,秦言,做人不是这样玩的。”陈泽翰话语里充满了愤怒,脸上仍然露出夸张的笑容,仍然在努力的克制怒火。

赵妍不爽了,阴阳怪气的说道,“哎呦,好大的口气啊,我从来,没有见过像这么厚颜无耻的人,不是老娘笑话,像这样的穷屌丝,如果不是看在陈哥哥的份上,老娘根本不容许靠近半步,更不用说让有跟老娘吃饭的资格了。”

林梦荷皱眉看了秦言一眼,她本以为这个男人有些独特的气质,跟她所见过的疯狂追求她的那些有着强烈表现欲的男人不同。

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

现在看来她还是看错这个男人了,甚至比别的男人还要不堪。

为了挣回面子,居然说赵妍和自己的容貌在杜生眼里不值一提,过分了!

不过看到赵妍和陈泽翰不停的奚落,林梦荷有了一丝恻隐之心,对着赵妍和陈泽翰劝解着说道,“他就是随口说说而已,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陈泽翰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追求林梦荷,可是这个女子虽然有求于他,却从来不假辞色,现在她居然帮自己的仇人说话,陈泽翰的心里更是愤怒。

“林梦荷,人家都差点指着的脸说是庸脂俗粉的,居然还替对他说好话,是不是有点爱心泛滥了。”陈泽翰话语之中满是怨气。

赵妍冷笑着说道,“秦言,说我和梦涵的姿色不值一提,还说杜生认识很多漂亮的女人,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联系到什么样的女人?我们的姿色是不是在她们面前不值一提。”

陈泽翰早就想要收拾杜生和秦言了,听到赵妍的提议之后,阴测测的笑着说道,“秦言,身为男人一口唾沫一颗钉,在两位大美女面前吹了这么大的牛,还把她们说成这个样子,要不叫杜生认识的女人过来瞧瞧,是不是真像说的那样,国色天香。”

杜生这个时候有些着急了,不住的摇着手,“秦言只是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秦言截断了杜生的话说道,“没错,我只是不想让们面子太过不去,杜生认识的美女,随随便便哪个站出来都是清远大学校花级别的,们也不要太逼迫杜生,他只是低调而已。”

杜生听到秦言说的话之后,张大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心里无助的想到,“这下完了,要被看笑话了。”

果然陈泽翰一拍桌子怒声说道,“秦言,既然这么说,那就把杜生的本事亮出来。”

秦言斜眼看着陈泽翰,“这么小的地方,恐怕人来了坐不下去,再说一会儿过来太多美女的话,她们用餐的标准很高,请得起吗?”

秦言给陈泽翰下套了。

陈泽翰从口袋里边取出一张纯金银行卡,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,说到,“这张黄金级别的会员卡,能够在这家酒楼消费200万不成问题,只要能叫来顶级大美女,老子就愿意请客,如果杜生叫不来怎么办?”

秦言淡淡的说道,“如果杜生叫不来的话,今天酒楼全场消费我来买单。”

赵妍哈哈狂笑着说道,“算什么东西?有钱吗?别再打肿脸充胖子了。”

林梦荷意外的看了秦言一眼,抿抿嘴没有说话,现在她真的不想再劝,这一切都是秦言作死。

秦言对着旁边的杜生说道,“打个电话吧,不要再低调了,不然一直都会被人看不起,做人要潇洒一些,更要自信一些。”

杜生满脸苦涩,他手机里边本来能够联系的朋友就不多,尤其是女性朋友更是少的可怜。

像秦言所说的那样不弱于校花级别的顶级美女,更是毛都不认识,让他怎么叫过来。

秦言低声说道,“随便打一个电话,放心,一切我来安排。”

杜生看着秦言真诚的眼神,于是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,随便打了一个电话说道,“让美女们都过来吧。”

说完就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陈泽翰双手抱在胸前,讥笑的看着杜生,“就使劲在老子面前装,一会儿,如果看不到美女,看我怎么让丢人。”

五个人就在包间里边静静的等待。

赵妍和陈泽翰等着看笑话,林梦荷冷眼旁观。

而杜生忐忑不安的,等待着被宣判死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