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够狠呐……”

王欢看着绮壅,他这次是真的对这姑娘有点侧目了。

百里溪流是个什么样的人,王欢已经有点了解了。

这家伙面上看着好说话,其实却是个内心无比骄傲的货,真要有人当面嘲讽他,他怕是会直接翻脸的。

然而绮壅这话说完后百里溪流居然一副丝毫不在乎的样子,只是对着绮壅淡淡一笑:“五师妹,百馨苑的援军到了么?”

他这样的态度明显也让绮壅有点错愕,大眼珠在百里溪流面上滴溜溜的转了一圈。

随即疑惑道:“援军已经到了,我说三师姐,你这次居然不和我发脾气了?”

好么,这一次她更加直接,干脆叫上三师姐了,挑衅的意思不要太明显。

百里溪流却是依旧不和她计较,只是淡淡的一笑便不在言语,转身回去重新守城了。

绮壅愕然,她一把拽住王欢道:“我三师兄是不是吃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?还是说,他其实是被什么人或者怪物冒充的,竟然不接我的挑衅?”

王欢一耸肩膀:“这,我哪知道,话说你平时就这样喜欢挑衅那家伙的?百里溪流这货面上看着大方,其实挺不识闹的一人。”

“哎,可不是么,我三师兄特事儿,规矩多麻烦多,简直就是个麻烦精,看什么都不顺眼的。”

操场上黄裙子少女眉开眼笑青春写真

“哎,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,百里小子就是个……”

得,王欢和绮壅说到一起去了,就那么一边玩闹般的击杀半兽人一边编排百里溪流。

百里溪流最初根本不搭理他们,但是后来被说得实在厉害了,终于没忍住对王欢低吼道:“血煞星,你要是没事的话去帮齐麓看守一下西侧城墙,少在这里嚼舌头。”

王欢和绮壅就一起看着他,绮壅放心道:“恩,这才是我的三师兄呢。”

他们这边正说着,远方的天空却是已经黑下来一大块,一个硕大的身影正从远方大步朝这边走来。

一路走,一路将数不清的半兽人踩成肉泥。

“二师兄来了!”绮壅登时欢呼一声。

王欢目瞪口呆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巨人,这巨人身高甚至比仙鸣道人的水行君还要大着一圈,浑身由厚重的泥土构成。

坚固,沉重,巨大。

每一步迈出,都能震动得大地微微颤抖。

“这,这是土之法则?”王欢目瞪口呆。

今天是什么日子?居然连续遇到了水土两位元素法则的使用者。

只是现在出现在王欢面前的这土巨人,一身气息虽然也是大尊级,但却不是太稳定,微微的还有点浮动。

显然是没进入大尊级多久的修士,实力与仙鸣道人那是不能比的。

但是用来对付没脑子的半兽人们,已经绰绰有余。

在巨人身后还跟随着不少修士,他们以巨人粗壮的大脚为核心朝周围散开,杀戮驱逐着半兽人队伍,一起朝内城这边冲杀过来。

百里溪流大喜道:“好,二师兄已经到了,兄弟们,我们反攻的时间到了,来呀,随我将敢于冒犯椒丘洲的怪物一举荡平!”

…………

混元卫内城中,一处偏僻安静的宅院内,王欢正仰躺在座椅上看着天花板发呆。

门被轻轻推开,七月走了进来。

王欢拍拍身边的座位示意她坐下:“沐岚和静佳都睡下了?”

七月点点头:“她们都累坏了,之前主母释放了天尊级的力量,沐岚也释放了那火流星大阵,都是超负荷的。”

王欢点点头,没想到回边城的路上都还能出这么多狗屁倒灶的破事,仙域不太平了啊。

如今混元卫的危机基本已经解除,仙灵天尊道场百馨苑的援军一来就击破了围城的半兽人大军。

甚至可以组织起人手来满混元卫的绞杀幸存的半兽人,清理最后的麻烦。

当然,还要组织人手在偌大的混元卫内组织救援工作,这一次半兽人忽然出现袭击,对于混元卫损失不可谓不大。

城卫军战死足足一多半,进入混元卫内接受庇护的平民更是不知道伤亡多少。

善后工作绝不简单,不过那已经和他王欢没有关系了,是百里溪流需要头疼的事情。

如今的王欢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,然后从百里溪流那边要来通行证明,回到下关去。

仙域已经乱成一锅粥,他也不想管得太多。

正这会院门被人敲响,七月很自觉的起身走出去。

不多时候带了三个人来到王欢面前。

来的是老熟人,华晶荔和刘勋,还有一个鞠英添,也就是阴傀宗的那位少宗主,天庭水部的少主。

华晶荔和刘勋会过来王欢并不意外,意外的是鞠英添居然也一起跟过来了?

“王大哥,这一次多亏有你。”

华晶荔一进门就抱拳,深深鞠躬,给王欢作了个大揖。

王欢起身还礼:“哎,华小姐太见外了,咱们怎么说也是一起在大雪山上共过生死的伙伴,你有危难,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的,来,都先入座吧,咱们之间不用这么客套。”

说起来王欢和华晶荔的关系也是奇特。

最初他们是敌人,等到了后来又是一起求生挣扎的伙伴。

当然了,这种伙伴关系是建立在别无选择的危难之中的,所以现在么,也确实是不大好说他们之间是敌是友。

众人团团的入座,七月就忙碌着张罗茶点,一副小女佣的模样。

王欢也不拦她,实际上也根本拦不住,七月一直就是这副样子,就将自己当做了王欢的仆人,怎么说她都不会改变。

没奈何下,王欢也只能由她去了,就当自己是多了个可爱可怜的大丫鬟好了。

“王大哥,我这次来,是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帮忙的。”华晶荔和王欢盘旋客套几句,直接就带进了正题。

王欢倒是有些意外了,在他看来,华晶荔一直都是那种挺要面子的大小姐,怎么居然能主动请他帮忙?

不过还是对华晶荔一伸手:“华小姐请讲,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,必定不会推脱。”

华晶荔凝实王欢双眼,坚定道:“王大哥,我要加入边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