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心头都是一跳,尤其是府君,眸光闪动,心里升起一阵异样的心思,没想到连幽冥神兽都被惊动了。

这可是天生的神兽,专门吞噬天地间的残魂。

现在王欢复活洪荒太子,这是要抢了他的口粮,自然不会坐视不理。

幽冥神兽虽然不是天尊,可是作为天生的神兽,实力绝不在天尊之下,有些手段,就连天尊也要忌惮几分。

“大天师,停下!”

幽冥神兽开口,声音冷漠无情,双目死死地盯着王欢,以幽冥的神通,随手也能取王欢的性命。

这一刻,王欢心里不慌那是假的。

这复活个人,怎么就牵扯出这么多高手,而且这些高手,随便一位,便能将他弄死,连一点反抗都没有的那一种。

放弃了?

王欢心里很不甘心,现在有三位天尊级的高手阻止他继续,也有两位天尊站在他这边。

若是不放弃,第一个被杀死得就是他!

神魂真眼里面,幽冥猫浑身发抖,身上的毛全部倒竖立起来,喉咙里面发出喝喝的声音。

吊带美女大秀香肩短裤美腿户外吃西瓜写真图片

那幽冥神兽本该是他才对,可是他这位真正的幽冥猫被害死,而眼前的幽冥神兽只是一举傀儡,而他根本不敢有一点异动。

否则,必死无疑!

王欢身上的衣服鲜血染红,纵然只差一步就能复活洪荒太子,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他却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。

这里面,只需一位,就能让他魂飞魄散。

也能让重铸神魂的洪荒太子烟消云散,到头来,一切都将成空!

鸿东来脸色颓废,愤怒的看向那些天尊们,这些天尊平日里道貌岸然,其中不少天尊都受过至尊殿的恩惠,没想到他们却不愿意让至尊殿的创始人复活。

多么的讽刺!

他知道,这场复活注定将会失败,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这些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除掉王欢,断绝这门复活神通。

对他们而言,一个死去的洪荒太子,比活着的洪荒太子更符合他们的利益。

至尊殿的修士们集体无声,他们虽然强,空有天尊之资,但是现在却没有实力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却又无能为力。

灵山天尊和那只巨手的主人动容,没想到关键时刻,幽冥神兽会站出来。

这让他们心里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,如此以来,这个王欢是救不活洪荒太子了,甚至连他本人,也会死在这场交锋中。

“真的要停止吗……?”王欢抬起头,眼睛很平静,望着天空中的天尊们。

“们……在怕什么?怕洪荒太子复活,还是在怕我?”

王欢怒吼,将心里的不忿吼出来,整个人犹如一头猛兽,心中怒意难平!

“大劫来临,们却在怕我,怕我复活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,们身为天尊,到底再想什么?”

“与劫窟同流合污吗?”

王欢质问,每一句都充斥血泪。

这些天尊们掌管仙域,坐拥天下,却容不得一个王欢,容不得一个洪荒太子!

“吾为天生神兽,吞噬残魂,大天师逆天行事,本神兽也只能替天行道,送大天师上路。”幽冥神兽开口,双目闪烁浓郁的杀机。

“放屁!”

神魂真眼里面,真正的幽冥神兽在狂吼。

“唰!”

幽冥神兽目光一闪,两道神光从他眼眸里射出,破碎虚空,向着王欢杀来。

“要死了吗……?”

王欢语气平静,望着幽冥神兽发出的神通,他不认为,现在的他有能力抗住天尊级高手的杀招。

“唰!”

就在这时候,一道白色的神光在王欢面前一挥而过,挡住了幽冥神兽的杀招。

“王天师,继续吧。”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响起,虚空抖动,那原本已经晕厥的丹阳炎竟然站了起来,身形一闪,便到了幽冥神兽的面前。

那种心悸的感觉立刻消失,王欢骇然的看着丹阳炎。

显然,这个时候的丹阳炎已经不是本人,而是被某位天尊占据了身躯,显然,这位天尊并不打算暴露身份。

“是谁?”

幽冥神兽开口,巨大的眼球露出疑惑之色,仿佛要看穿他的本体。

丹阳炎如沐春风,微笑道:“局外人,幽冥神兽,退下吧,我在这,阻止不了……”

幽冥神兽的神情非常难看,却没有再动手,他知

道,眼前这个“丹阳炎”背后也是一尊天尊,可是却猜不到他究竟是哪一位。

王欢也不管这又是哪位天尊,看着已经具备灵智的洪荒太子神魂,眼里也露出一抹厉色。

“们不然老子复活,老子偏偏就复活!”

“们是天尊,老子也是天师!”

王欢大吼,所有的毛孔都在冒血,体内的鲜血几乎都要沸腾了。

“大天师,迟则生变,速速复活洪荒太子!”丹阳炎喝道。

王欢快速的念着玄妙的咒语,他衣服无风自动,时而宝相庄严,神圣无比,时而又像狰狞恐怖,犹如地狱恶魔!

“王欢,要干什么!”

灵山天尊怒不可遏,想要阻止,可是他面前的神剑也发出璀璨的剑光。

空中的巨手正欲落下,府君身上却发出黑色的光芒,犹如万鬼在咆哮着。

幽冥神兽颤抖着,盯着他面前的丹阳炎,却没有动!

“洪荒太子,醒来!”

王欢大喝一声,手中法决一落,空中传来啵的一声,一声待在道韵的响声传来,然后在众人眼中,那重铸的神魂轰然破碎,化作一缕缕光辉,散落……

失败了?

王欢眼里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众人也一脸愕然,看着那破碎的神魂,难以置信……

特别是那些阻止王欢的天尊们,心中又喜又怒,若早知道会失败,他们又何须做恶人跑出来?

失败了?

天尊殿里的众多修士满脸颓废。

王欢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气,他大笑起来,笑着笑着,轰然倒了下去。

众人不明白他在笑什么。

失败了,心神失常?

就在这时候,一只手拖出,将王欢接住,一个声音从石床上传来:

“大天师,辛苦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