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跟随统领大人列阵,列阵,冲杀出去,我们还能活!”

刘勋的到来叫幸存的天兵们气势大振。

天兵们本就经历过万圣天尊的梦之法则洗礼,其实也是十分狂热的。

当然,比不得这群逆天盟的求死者那样狂热,不过也没比边城战士们差多少,怕死之心不强。

恐惧这种情绪犹如最为可怕的传染病,一旦蔓延开去,那么再坚强的人都要受到其影响。

这群天兵们就是受了镇民的恐惧之心影响,这才也乱成一团的。

如今见到了刘勋,顿时气势上涨,冲出来提着兵刃列队,站在了刘勋身后,结成了一支百来人的小队伍。

“都跟老子上,保护好百里公子和齐公子的背后和两翼!”刘勋挥舞大刀,率领一队百来人天兵冲入怪物群中,和百里溪流齐麓汇合。

帮他们守护住侧翼和背后,让百里溪流和齐麓可以不用继续背靠背的彼此支撑,转而变为尖刀的尖端,开始朝怪物群内杀去。

这群怪物的实力都很不俗,修为如何不说,但是单纯的说力量和速度,却是起码都有封王巅峰的实力,其中甚至还不少能够相当于尊级强者的存在。

只是可惜,这群和妖兽融合在一起的怪物们,显然头脑也受到了影响,再加上求死之心旺盛。

如此一来,面对失去战意的溃散敌人自然是十分可怕,但是面对有组织力的抵抗,却是显得不大够看了。

私房中的霸气女神

在战场之上不怕死会怎么样?

可以在气势上压倒对手,从而实现碾压。

但是一旦无法压倒对手,那就会被对手屠杀,不怕死是吧?那就死呗,这多简单。

渐渐的,百里溪流二人为先锋,率领刘勋的天兵队逐渐稳定住了局面,开始朝外扩展幸存者们的控制空间。

而剩下的几百幸存者,在见到天兵和仙灵天尊两大弟子的实力后,也逐渐有了信心,在求生欲的驱动下,渐渐的也开始重拾勇气,跟随在天兵队后面和怪物们交战。

情况似乎渐渐变得好了起来。

然而……

“嗷嗷——”

从死镇角落处一声嘹亮的嘶吼响起,随即就见犹如潮水般的怪物们从小镇四面八方朝他们这边汹涌而来。

确实,在这死镇上的怪物数量实在是不少,之前包围幸存者的只是一小部分,如今在这声犹如指挥的吼叫后,所有逆天盟怪物开始朝这边集结。

百里溪流他们的攻势瞬间就压制,黑色的怪物大潮开始逆推幸存者队伍。

而幸存者中的非天兵人员,则是情绪又一次开始了动摇。

幸存者的队伍开始朝后退却,最终退到了一处码头前,便再无路可退了。

向后,那就是冰冷无边的谭珊洲外环冰海。

谭珊洲地理位置十分独特,处于仙域的最北端,周围三面被无尽的冰海包围。

只有南端的沧澜半岛和椒丘洲接近。

这冰海乃是仙域内的死地之一,海水冰冷彻骨,即便是尊级修士,只要进入冰海之中也难能游动太远,很快便会被冻结成冰块沉入水中。

冰海内又有古怪的力量揪扯,犹如坤井阵般叫人无法飞行,不,应该说是比坤井阵还要可怕。

坤井阵还只是会破坏修士构成飞行的真源结构,从而叫人无法飞行。

真正长有翅膀的生物还是能在坤井阵上空自由飞行的。

然而绝望冰海之上,连肋生双翅的飞鸟都无法飞行,一旦飞到其上空,便会被一股子神秘的力量破坏飞行动力,从而一头扎进绝望冰海之中结束性命。

这冰海的天空和海水内就是生命的禁区,从古到今无数年间,即便是大天尊都没听说过有涉足无尽冰海探索的。

所以谭珊洲和外界的联系只能通过南方半岛沧澜半岛链接椒丘洲,除此之外,谭珊洲就是完封闭的死地。

为什么绝望冰海会有如此可怕的威能,这没人知道,只是听闻传说中描述,无数年前的龙汉祖劫始作俑者,大神烛龙烛九阴便是陨灭在这谭珊洲外的冰海之中的。

也正是因为开辟大神的陨灭,这才造就了这么一片骇人死地的出现。

总之,无论冰海的形成原因是什么,幸存者们现在都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
他们如今所处的地方就是在沧澜半岛上,但是沧澜半岛的冰海也是冰海,只能依靠真正的渡船前往椒丘洲。

而现在,原本不断运送奴隶和购买奴隶的客人来往的渡船,早已经在怪物们的偷袭之中被破坏殆尽。

如今他们逃无可逃,如果发疯的跳进冰海之中,那么同样是死路一条而已。

“完了,完了,怎么办?”顿时又有人发出绝望的哀嚎,人心浮动。

“都不要乱,不要紧的,随我杀敌,援军很快便到。”刘勋挥舞着大关刀稳定人心。

然而他说出来的话却是无人相信,援军?开什么玩笑,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援助他们?

“嗽——碰!!!”

然而就在众人绝望之际,一道黑影裹挟着漫天积雪,一路冲撞进了怪物群里,将怪物们活活的撞出一条血路来。

积雪飞舞片刻停歇下来,露出了站在怪物群中的一个人影。

那是个背背一柄大到出奇的大刀,手提一柄长剑的古怪人影,在他的身上,还套着一件十分粗糙的黑色斗篷。

“可算是来了,再不来,我都要压不住场面了。”刘勋眼见那人一个人站立在无数怪物群中,长长的松一口大气。

然而幸存者们却是无比傻眼,这,这是个疯子吧?一路从外冲撞进来,直接撞进了怪物群的核心区域,他这是要寻思吗?

如今他的身边可密密麻麻的是那种怪物啊。

“嗷,嗷嗷——”怪们在呆滞了片刻后也反应了过来,发一声嘶吼,冲着那人就疯狂扑去。

四面八方遮天蔽日,几乎没给他留下任何闪转腾挪的余地。

完了,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反击,无法闪避,这就是所谓的援兵?简直就是个脑残啊!

幸存者们如是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