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欢和糊涂鬼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现场中有打斗的痕迹,只是这痕迹在黑雾笼罩下,正在快速的消失,要是来晚了一步,恐怕就再也找不到蛛丝马迹了。

他看向了糊涂鬼。

“从这打斗痕迹看来,能不能分辨出双方是谁,是们阵营的人,还是天族阵营的?”

这个问题很关键,如果对方跟糊涂鬼是同一个阵营,那么他们暂时是没有危险的,如果对方是天族阵营的人,那就要小心谨慎。

糊涂鬼摇了摇头:“这里的气息已经在消散,我看不出来。”

王欢翻了个白眼,白问这个糊涂鬼了,关键的事情都忘记了,因为分不清敌我身份,王欢小心翼翼的上前,这里每一步都存在危险,而且黑雾有很好的遮掩功能,还能限制神魂的探索,贸然行动可能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。

他是真的担忧,沈之瑶一介弱女子如何在这种危险重重之地活下来。

就在此时,他又感觉到战斗的气息,黑雾中有霞光飞起,兵器的对撞声叮当作响,这次波动非常清晰,王欢和糊涂鬼看了一眼,随后快速的赶往过去。

两人在远处挺足观望,只见不远处的战斗非常激烈,隐约间能听到惨叫声发出,令王欢感到惊讶的是这叫声竟然是活人的声音。

他心里一惊,看向糊涂鬼:“这里还有别的活人?”

这个发现让他喜出望外,这意味着沈之瑶很有可能还活着,他想要走到更近,一探究竟,却被身旁的糊涂鬼给制止住了。的

“不能去,有危险。”糊涂鬼语气生硬的道。

甜点女孩的橘色下午

王欢惊讶的看着他,这还是糊涂鬼第一次主动向他说话,他急忙问道:“前面是天族人?”

糊涂鬼摇摇头,迷茫道:“不是,可我感觉很恐怖,那是会吃人的。”

“吃人?”

王欢心里升起诡异的感觉,能让糊涂鬼这样的凶残的灵魂感觉到害怕,听着就有些毛骨悚然,前方传来的波动更加强烈。

“我先过去看看,待着别动。”

前面虽然充满危险,但是王欢非去不可。

王欢转头,发现糊涂鬼依然跟在他的后面,看到王欢回过头,这次糊涂鬼不等王欢询问,主动开口,道:“我们是战友,不能让单独涉险。”

王欢听后一阵怪异,两人已看清交战双方。

“竟然是仙域之人?”

王欢眼睛一亮,从对方的神通和衣着打扮,迅速辨认出他们的身份,大概有二十几个人,其中他还发现两个熟悉的面孔,被众人护在中间的竟然是妙依,而另外一个人是云衫师兄,至于其他人他就不认得了。

而与他们交手的并不是什么灵魂,而是一头蟾蜍,这头蟾蜍足足有一米多高,身体庞大,就像一头大水牛一样蹲在了地上。

蟾蜍的表皮漆黑,跟黑色的雾气一个颜色,要是蹲在地上不动,很难发现。

“大家小心,这是六眼蟾蜍!”

不远处,云衫盯着对面的蟾蜍,语气非常的凝重。

王欢还是第一次听到六眼蟾蜍的名字,而糊涂鬼眼里却露出了恐惧色,身体竟然瑟瑟发抖,王欢瞥了他一眼:

“不就是一头蟾蜍,把吓成这样。”

糊涂鬼根本没有在意王欢的嘲讽,脸上依然露出害怕之色。

这时云衫的声音再次传来,他看很多人都露出迷茫之色,便解释道:“六眼蟾蜍是大劫前的异种,外皮坚硬,就是仙器也伤不了半分。”

听到这里许多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仙器都不能伤害万分,这也太恐怖了。

云衫继续道:“此外,要格外小心他的眼睛,据说它的眼睛能够发出神魂攻击,这才是他的大杀招。”

听见云衫的介绍,妙依忍不住问道:“云师兄,这六眼蟾蜍既然这么厉害,有没有什么弱点?”

云衫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,我也是在研究院的一本孤本上看到六眼蟾蜍的介绍,上面没有记载他的弱点。”

“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?”

另外一个弟子脸色苍白,六眼蟾蜍根本就杀不死,而且还拥有恐怖的神魂攻击,这根本就是无懈可击,不可战胜的存在。

云衫眼神闪烁,道:“的确如此,不过这六眼蟾蜍的眼睛对我们修士来说,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,若是能炼化他的眼睛,便可以拥有神魂攻击之术,妙用无穷,就连一些大仙王对它的眼睛也是垂涎欲滴,只是六眼蟾蜍本来就稀有无比,没想到在这古战场竟然能遇到。”

听完云衫的话,在场的人心里顿时一阵激动。

那可是神魂攻击的神通啊!

要是能够炼化这六眼蟾蜍的眼睛,对修士而言的好处不言而喻,那就是比别的修士多出一门影响底牌。

虽然这六眼蟾蜍很厉害,但是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那些修士们虽然还在沉默,可是却动心了。

就连藏在暗处的王欢也颇为心动,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,静观其变,对于妙依一行人,在阴间的时候王欢就已经看清楚她们的嘴脸了。

就是不知道薛修文和张玄清两人,当初在阴间回归的时候,就是这两人暗算自己,差点让他死在空间乱流之中。

眼下既然看到了妙依,想来薛修文和张玄清也应该在附近。

想到这里,王欢心里不由露出一阵冷意。

“为什么要对他们有杀意?”这时,糊涂鬼忽然问道,他的感觉很敏锐,捕捉到王欢眼里的杀意。

“他们跟我们一样,是同阵营的。”

王欢冷冷道:“他们曾好几次杀过我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糊涂鬼回了一句。

此时,另外一边,在听到六眼蟾蜍的厉害之后,妙依等人已是蠢蠢欲动。

云衫看着眼前的六眼蟾蜍,心里越发激动起来,他握紧手里的剑说道:“各位,现在六眼蟾蜍就在眼前,这异种虽然厉害,可浑身都是宝贝,大家先联手把这六眼蟾蜍灭了,然后我们一起分掉这些宝贝。”

“好,我同意,我们听云师兄的。”

“算我一个!”

“富贵险中求,现在就算我们想走,六眼蟾蜍也不会放过我们,反正今天都走不掉了,还不如拼一把。”

这些修士们大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