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了老子的赏赐也就罢了,还将他当成小丑一样的耍来耍去。

这口气要是能咽下去,他就不是王欢了。

很快,王欢回到了赏罚司。

陆安还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,亲自迎接了王欢:“王兄,可否拿到了记录薄,只需把记录薄给为兄,立刻就把天尊赏赐给。”

王欢心里一阵冷笑,这都什么时候了,陆安还真会装。

“记录司还需要功劳证明呢。”王欢皮笑肉不笑。

陆安闻言,拍着脑袋,一副懊恼后悔的样子:“哎呀,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,对不住王兄,害的又多跑了一趟,我这就让人把功劳证明给。”

王欢继续看着他演戏,又道:“陆兄,还是把所有流程全部告诉我吧,否则我不知道还要跑多少冤枉路呢。”

陆安道: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

王欢看他一副敷衍的态度,心里暗自升怒,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陆安的为人,王欢还以为他是个耿直之人。

王欢抱着双手,一脸淡然的看着他的表演。

到后来,陆安看到王欢脸色慢慢变阴霾,笑问道:“王兄,还有什么疑惑要问的吗?”

气质型元气美少女秋季枫林意境写真图片

“陆兄,现在有两个选择。”

王欢冷冷的说。

“要么现在就把赏赐给我,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……”

“要么……”

陆安故作惊讶,满脸疑惑不解的说:“王兄这是什么意思,赏赐这事需要流程,只要……”

“去妈的,老匹夫!”

没等他话说完,王欢悍然暴起,一拳向着陆安当面轰去。

陆安脸色一变,真没想到王欢敢对他动手,没有一点准备,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拳劲迎面袭来。

陆安仓皇之间抵挡,此时他的心里涌出一抹轻视。王欢的冲动在他看来一文不值,这王欢虽然立了大功,但是毕竟只是个二重天仙王,被自己稍微玩弄几下手段,就恼羞成怒,向自己动手。

这样更好,便可以以此为借口,扣下王欢的赏赐。

到时候谁也不会说三道四。

陆安脑子里的念头刚刚闪过,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。

“轰!”

陆安只感觉对面一股恐怖的力量,如同排山倒海一样滚滚袭来。

顿时,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震飞出去,身体弹飞起来,犹豫一颗巨大的飞石撞在后面的赏罚司的内宅。

“轰隆轰!”

整个内宅轰然倒塌,一片尘埃飞溅起来。

整个赏罚司的人都惊呆了,茫然的看着整片废墟。

王欢打了赏罚司的陆安大人!

废墟里面的陆安怒火攻心,怒吼一声,从废墟里面冲天而起:“王欢,找……”

话还没有落音,一道身影几乎闪现到了他的面前,一脚踹出!

脚尖如剑,电光火石,直踹中陆安的心窝。

“噗!”

陆安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,吐出一口鲜血,胸口更是塌陷下去。

眼见这一幕的众人,心里不由露出一抹惊慌。

王欢疯了!

难道他要杀了赏罚司陆安?

陆安心里一阵骇然,他四重天仙王境,竟然被王欢打的吐血。

这是什么世道?

二重天的仙王有这么强吗?

如果第一次是仓促出手,但是后面一腿,他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,可还是被踢的吐血。

“王欢,敢!”

陆安怒不可遏,手里赫然拿出一柄剑,向着王欢一剑劈去。

剑光开河,这一剑快到了极致,仿佛要将王欢劈成两半,陆安已经动了杀心。

可是,王欢的拳比他更快,就在他一剑劈出去的瞬间,王欢的身影已到了他的面前,一抓握住的他的手腕,硬生生的将他这一剑给阻止了。

“连老子的东西也敢黑,他妈的找死!”

王欢怒意不减,既然已经决定动手,那就没什么顾虑。

“啪!”

王欢一巴掌打出去,扇在了陆安的脸上,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陆安扇飞出去,半张脸都被打残,倒在了地上。

王欢没给他任何机会,冲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,将刚准备起来的陆安踩在地上。

“把老子的赏赐交出来,不然老子杀了!”

王欢厉声喝道,同时用力一震。

“噗!”

陆安再度喷出一口鲜血,双

目怨毒的盯着王欢。

“想造反吗?我是赏罚司主事!”

陆安怨恨吼道。

“老子管是谁,敢吞没老子的东西,我就宰了,就算天尊来了,老子也敢这样说。”

“妈的,老子在前线舍命杀敌,他妈算什么东西!”

王欢一口浓痰吐在陆安的脸上。

陆安连躲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给还是不给!”王欢咄咄逼人,就差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了。

赏罚司的人大气都不敢出,关于赏罚司扣罚奖励之事,一直都不是什么新鲜事,可是像王欢这样大闹赏罚司的,这还是头一次。

这些人连想都没想过会有这种事发生,更不会想到如何处理。

“反了,王欢反了……”

有人扯着嗓子,大声吼叫。

王欢眼睛猛地瞪过去:“闭嘴,老子这是教训们这些贪赃枉法之辈,再吼一句,老子立刻宰了!”

那个人顿时吓的脸色苍白,气都不敢出。

他相信王欢说到做到。

连赏罚司大人都敢打,更何况他这个不入流的小角色。

王欢把目光移向陆安的身上,冷冷的说:“怎么样,陆大人到底给不给!”

陆安心中悲愤,眼神就像一条毒蛇,阴阴的看着王欢:“按照规矩,必须去记录司拿出功劳簿……”

王欢愣然,随后笑了出来:“真以为我不敢杀吗?”

陆安冷笑沉默,他是天尊的人,他还真不相信王欢敢杀他。

“就算杀了我,也不会给!”陆安心里一横,今天的脸已经丢了,如果还把那门秘术交出去,那他就亏大了。

只要王欢不杀他,以后有的是机会把场子找回来。

王欢笑了笑,俯下身子,随后提起陆安的衣领,将他从地上提起来,“是嫌事情不够大是吧。”

陆安梗着脖子,道:“还想怎么样?”

王欢笑道:“当然是去记录司,毕怀不是要给的证明么,我亲自给他送过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