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江嫣然离开了房间,李钊才是重新躺在了床上。

自己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身上的伤给养好,同时也要提升自己的实力,防止秦家的人还有执法者的人反扑。

秦家其实对于李钊来说已经没有大多的威胁了,即便是秦家的家主,也不过才是玄阶高级,接近地级的实力而已,而作为地阶低级的贾泽都已经被自己干掉了,秦家自然也没什么。

只不过执法者如今却是李钊心头的一个忧患,贾泽被自己干掉了,郭无忌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把所有的过错推在自己的头上,就怕执法者的人突然过来,到时候,以执法者处事的风格,恐怕自己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
原以为自己能过的平淡一点,只是到头来,还是要过那种日子,看来,必须要再次找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了。

李钊轻叹了一口气,只觉得整个人身上都好像是背着一副极重的担子一样。

躺在床上,不知不觉之间,李钊也是渐渐地就是睡了过去。

睡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,李钊便是朦朦胧胧的感觉到身边有人在走动,当下也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向着人影走动的地方看了过去。

入眼之中就是一道极为曼妙的身体曲线,浑圆的臀部曲线毕露,看的李钊也是微微一怔。

站在床边的身影,正是从江家匆匆赶回来的江嫣然。

此刻的江嫣然似乎是刚洗过了澡一样,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特有的清香,深吸一口气,沁人心脾,头上的长发刚被吹过,显得极为的柔顺,轻轻垂在了脑后。

身上一套粉红色的睡衣,将整个人的身体衬托的玲珑有致。

背带裤黑长直校花美眉爱自拍

看着江嫣然正在铺地铺的动作,李钊不由得就是笑了起来,当下也是缓缓地从被子之中伸出了手,一把就是抓住了江嫣然的手。

“啊!”李钊突然起来的动作一下子就是吓得江嫣然忍不住尖叫了一声,只是声音才一出口,就是被江嫣然自己给止住了。

“你醒了?真是的,吓死我了!”江嫣然有些嗔怪的捶了一下李钊的手臂,眼中也是秋波流转。

那似嗔似怨的表情看的李钊也是嘴角一翘,伸手便是拉住了江嫣然的手,用力一拉,直接便是将江嫣然给拉倒在了床上,摔在了自己的怀中。

“啊!”江嫣然又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,“你干什么呢?时间不早了,早点睡觉啊!”

“我知道早点睡觉,今天别打地铺了,跟我一起睡床上,老公我原谅你了!”李钊笑眯眯地开口道,扭动着身体往床里面窜了窜,然后拍了拍自己面前空出来的一大片的床位。

听到李钊的话,江嫣然脸色微微一红,当下也是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李钊,见李钊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,心中才是松了口气,然后就是乖巧的躺在了李钊的怀中。

李钊轻笑了一声,伸手揽住了江嫣然的腰,将脑袋埋在了头发之间,“好了好了,睡觉吧,你明天早上还要上班!”

“嗯!”江嫣然点了点头,也是紧紧地靠在了李钊的怀中,嘴角也是上扬了几分。

其实作为男人,很多时候都是十分的大气,对于女人的一些错误,很容易就会一笑了之。

即便和江嫣然在一起睡了两年的地铺,可是现在看到江嫣然如此听话的打了两次地铺之后,李钊就是原谅了她,毕竟不管怎么说,现在江嫣然也是自己的老婆,总打地铺,实在不是个样子。

两人靠在了一起,脑子里面各有想法,不过想法却是相似的,脸上也是挂着一抹笑意。

迷迷糊糊之间,李钊又是重新睡了过去,等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,怀里的江嫣然已经是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被窝里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。

李钊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地从床上挪动着身体坐了起来,身体的四肢百骸之中还在隐隐作痛,不过比起昨天已经是好了很多,看来几百年前炼制的丹药还是有用的。

“师傅!”就在李钊坐在床上伸展着身体的时候,门外,张九九也是缓缓地端着脸盆走了进去,似乎是准备伺候李钊洗漱一样。

“不用了,送回去,我自己出去洗漱!”李钊摆了摆手,缓缓地挪动着身体想要从床上坐起来。

“师傅,你干什么啊,你伤还没好下床干什么啊?师娘可是叮嘱了要让我好好照顾你的!”看到李钊的动作,张九九吓得急忙把手里的水盆放在了旁边,然后跑过来扶住了李钊。

“不用这么小心翼翼,不仅仅你是医生,我也是医生,我的身体我会不知道吗?”看到张九九一脸着急的模样,李钊也是忍不住调笑道。

“你的身体你知道,那你怎么还受这么重的伤?”张九九一边扶着李钊一边抱怨道。

“这可不能怪我,打的时候可没想那么多!”李钊无声的笑了笑,缓缓地往前面走了几步。

或许是躺的时间太长了,李钊才走了几步,便是感觉到了脚下一软,整个人也是忍不住往前面倒了下去。

“师傅,师傅你怎么了?”张九九一惊,急忙扶住了李钊,整个人的身体也是俯身下来。

“腿上没力!”李钊抿了抿嘴,伸手抓住了张九九的肩膀想要站起来,然而眼睛一瞥……

“我什么都没看到!”李钊摸了摸鼻子,扶着墙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“你,还说没有!”张九九脸色通红不已,可是看着面前李钊一脸尴尬的模样,又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东西。

“我出去洗把脸!”李钊尴尬的笑了笑,扶着墙便是缓缓地往外面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