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轰轰……

就在张嫌的响指刚一打完,翻车鬼的魂躯内部突然连续响起了十余声的闷爆之声,随着闷爆之声从翻车鬼的体内传出,翻车鬼的魂躯竟然在一时之间被炸开了十多个拳头大小的孔洞,这些孔洞遍布翻车鬼的整个魂躯,让翻车鬼的魂躯如糜烂一般瘫倒在地,奄奄一息似乎失去了生机。

“谁?!”就在翻车鬼的魂躯从内部炸裂之后,白宁鬼率先反应了过来,望了一眼突然倒地的翻车鬼,惊恐地环顾着鬼主领域四周,当它察觉到一个看似熟悉的魂影也存在于鬼主领域之时,突然表情凝固了起来,皱着眉头开口问道。

“白宁大人,遵照您的指示,在九殿鬼使大意之时对它出手,现如今已然将它重伤,不知大人如何处置这个搅乱我风缘城鬼蜮的九殿鬼使?”听到白宁鬼的询问,张嫌向着鬼主领域中心又跨出两步,抬眼望向白宁鬼,恭敬地对着白宁鬼鞠了一躬,笑着开口回应道。

“织骸?!你这又是在干什么?我什么时候让你对九殿阎罗的鬼使大人出手了?你可别乱说话!”就在张嫌扮做织骸鬼的模样登入鬼主领域之后,白宁鬼望着张嫌,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,震惊地问道。

“哈哈,白宁王,你这戏演的真够好的呀,那花蝴蝶我虽然不认识,但这织骸鬼可是一直跟着你的第一亲卫没错吧,它既然说是遵照你的指示,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?你其实也不希望外人来插手我们风缘鬼蜮的事情对吧?所以才故意深入敌营假意投诚,实则是想要从内部瓦解它,你这一招可真够狠呀,不过正好,除掉了这所谓的九殿鬼使和那准备出卖我们风缘鬼蜮的凉鼾鬼,我们风缘城又能恢复往日的平静了,这是你的功劳呀。”见白宁鬼依旧露出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,牛厢鬼以为白宁鬼是在装模作样,笑着冲白宁鬼说道。

“这是真的吗?白宁鬼主?你不仅设计暗算了凉鼾鬼,还设计暗算了我吗?是我看错你了吗?”就在牛厢鬼说完话后,翻车鬼托着奄奄一息的魂躯转向了白宁鬼,冷冷的质问道。

“九殿鬼使大人,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讲……”被翻车鬼质问之后,白宁鬼似乎依然在害怕些什么,想要向翻车鬼解释道。

“白宁大人,我已经遵照您的指令将那鬼使给重伤了,它已经没有反扑之力了,您不需要顾虑什么了,也不用再故意摆出这副害怕的模样戏谑那小小的鬼使了,现在您用计除了这九殿鬼使和凉鼾鬼,论文治武功,论成就,您都是这次鬼宴最亮眼的存在,您才是应该称作这风缘之主啊。”白宁鬼还没有解释完,张嫌望了一眼几乎魂力散尽的翻车鬼,满意地点了点头,直接打断了白宁鬼的解释,将袭

击凉鼾鬼和翻车鬼的功劳部归到了白宁鬼的身上,向白宁鬼称赞道。

“织骸……,这些都是你策划的吗?是你为了让我当上这风缘之主而设下的局对吗?”听到张嫌的称赞,白宁鬼露出一脸苦涩懵懂的表情,向张嫌发声质问道。

“只要能让白宁大人您当上这风缘鬼主,这计划就是我织骸策划的,还望大人不要手软,将这两个打算占您风缘鬼主之位的家伙给彻底灭杀掉,好以绝后患!”听到白宁鬼的质问,张嫌讪然一笑,向白宁鬼大声回答道。

白色浴巾女皮肤白嫩浴室自拍图片

“荒唐,你们怎么会擅自……,算了既然你和花蝴蝶作为我的手下对那九殿鬼使出手了,就算我再怎么解释,估计都无法摆脱这份罪责了,不过好事在于这传闻中的九殿鬼使已被你重伤,恐怕是无力回天了,只要在这里把所有的阎罗鬼使部杀了灭口,那九殿阎罗也就不会直接把罪责扣到我头上了,没办法,我这也算是被逼上绝路了吧,翻车鬼鬼使,今日就对不住了,我要想保住自己的性命,只能请你安息了。”张嫌回答完,白宁鬼不知是相信了张嫌的说法,还是因为凉鼾鬼和翻车鬼的重伤让它已经看不到赢的希望,只能再次叛变,和牛厢鬼等三鬼联盟重新站到了一起,向着翻车鬼恶狠狠地说道。

“白宁鬼?!看来这一切真的是你在背后策划呀,原来你早就已经打好了这些算盘,当时选择相信你,让你可以在风缘城鬼蜮做副,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呀……”见白宁鬼恶狠狠地望向自己,翻车鬼也开始认定自己和凉鼾鬼被偷袭之事是白宁鬼暗中谋划的了,厉声向白宁鬼怒吼道。

“这真不是我谋划的……,算了,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了,反正凉鼾鬼已亡,你也重伤,就算再和你们一路,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了,你就当这些都是我谋划的吧,总之今日不会让你活着回去了。”听到翻车鬼怒吼,白宁鬼先是有些无奈,却又马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望着翻车鬼,摇了摇头道。

“是吗?不让我活着回去吗?你知不知道杀害九殿阎罗的鬼使是个什么罪名?阎罗们的怒火你担待的起吗?!”见白宁鬼再次冲自己露出凶相,翻车鬼愤怒地问道。

“前提是那些阎罗知道你是被我杀掉的才行,今天包括你在内的鬼使我一个都不会放过,想来那些阎罗们没有证据,也不好轻易降下怒火,我的命才能保住,不然就我的手下袭击鬼使这件事情,按照你们九殿阎罗的规矩,我应该也活不了了吧?”白宁鬼邪狞一笑,冲翻车鬼饶有深意地问道。

“嗯,就你这两个手下以下犯上,杀死九殿指派的一城之主,还偷袭鬼使,你这做王做主的就已经脱不了干系了,就算不死,也会

被打降为低级鬼奴,永世不得翻身,但是你如果今日真敢亲自对鬼使我下手,那你就等着受地狱般的酷刑,受尽折磨而亡吧!”翻车鬼望着白宁鬼脸上的凶相愈发加深,知道白宁鬼已经对自己生出了弑杀的歹意,向白宁鬼警告威胁道。

“呵,救你成鬼奴,杀你是死?这种两难的选择摆在了我的面前,真是让我好难抉择呀!可是我觉得还有第三条路,那就是灭掉已经重伤了的你,这样的话,我就不用考虑生死的问题了,而且对于你现在的状态,我觉得这条路更简单易行一些。”白宁鬼见翻车鬼重伤,魂力即将消散殆尽,并没有把翻车鬼的威胁当回事,和牛厢鬼等鬼主一起将翻车鬼团团围住,似乎马上就要狠下杀手。

“好!白宁鬼,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,那就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今日,就是你的选死之期,我确实被你的手下偷袭,魂躯已经受伤,可是你应该也知道我手里还握着一枚阎罗令,是来自那九殿阎罗之中秦广王的阎罗令,你有没有听说过秦广王的能力?如果你没有听说过的话,那我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这阎罗令的威力,玄冥重生!”见白宁鬼也加入到了牛厢鬼的三鬼联盟之中,翻车鬼彻底对白宁鬼失去了信任,脸上怒色十足,将手里的阎罗令捂在胸前,一边冲白宁鬼说着话,一边将微弱的魂力和一缕灵识意念渗入到了阎罗令中,只见阎罗令上铭文闪烁,字里行间透射出幽绿的魂光,魂光瞬间将整个废弃工厂照亮,让原本漆暗的工厂犹如打开了绿色的明灯,显得十分诡异。

“你将最后的魂力部用来催动那阎罗令了吗?那你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!”见翻车鬼催动起了阎罗令,牛厢鬼并不知道秦广王的阎罗令到底有什么威力,冷哼着冲翻车鬼道,语气里满含嘲讽的意味。

“逃跑?对付你们这些连王级都没达到的魂鬼,我凭什么要跑?新生玄冥体,不死鬼态!”就在牛厢鬼嘲讽完翻车鬼之后,翻车鬼不屑地回应道,刚回应完,翻车鬼的魂躯便被那阎罗令中散发出来的绿色幽光所包裹,待到幽光逐渐暗下,原本受伤的魂躯居然再度复原,不仅如此,新现身的魂躯居然还比原来涨大了数倍,虽个头不及牛厢鬼等几个高大鬼主,但也如平常成年人一般大小,看起来和活人无异。

“初级鬼王?!这不可能,刚才还因为魂躯重伤奄奄一息,只不过用了一个阎罗令,不仅灵魂复原了,魂力居然也达到了鬼王一阶,这阎罗令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能有这种效果?”翻车鬼魂躯复原之后,四个围住翻车鬼的鬼主皆慌张地向后退去,和翻车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那翅幽鬼率先忍不住心中的激动,发出惊恐地质问声

“我好像听说过,那阎罗殿秦广王的能力,据说是能掌控魂魄的生死大权,我之前还以为这只是在称赞它的实力强,有杀生的大能,现在才明白,原来它还有复生之力,怪不得说它能掌控生死,看来这阎罗令确实是真的,里面拥有的是那秦广王的复生之力!”翅幽鬼质问之后,骅越鬼似乎经历颇多,琢磨了一下之后,惊讶地说话道。

就在几个鬼主惊讶于翻车鬼的复生之力时,张嫌在一旁也紧皱起了眉头,露出一副后悔的表情,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,开口向班蝶传音道:“不好,麻烦了!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