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家的人看到范天虎出现,有人发出绝望的叹息声。

“范天虎来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柳家怎么办,这下彻底完了!”

陈老大是下定了决心,但是真正看到范天虎出现的时候,心里被恐惧蔓延。

因为范天虎实在太可怕了,且不说他年轻时闹出的腥风血雨,就前几年他处置出轨背叛他的女人的残忍手段都令人谈虎色变!据说那女人也才二十多岁,在酒吧出轨了调酒师,事情败露之后,那女人被毁了容,后来只能靠出卖身体获得的低廉价格养活自己。

而那个调酒师则是被弄瞎双眼,打断右腿右手,丢进了深山老林。

当然这些只是传说,但是有多少真实性,不得而知,而范天虎的凶名自然深入人心!现在他真的出现了!陈老大禁不住朝秦言看了过去,看到他深邃到不露出任何情绪的眼睛,心里莫名觉得踏实。

他只是奉秦言的命令过来挡住田玉成,至于后续秦言还有什么安排,他一概不知。

秦言有没有能力挡住范天虎,他更是不知!陈老大只知道如果对抗不了范天虎的话,他们的下场会非常的凄惨。

柳老太惊恐的喊道,“完了,完了,你们都想想办法,快点,我们该怎么办,该怎么办啊!”

挖掘机的灯光并不强,就算三个灯光照射在范天虎的身上,也只是堪比刚才玛莎拉蒂的灯光。

但是,一身白色西装的范天虎,就那么一步步缓慢的走着,仿佛每一脚每一步都踩在了每个人的心上。

柔软娇弱粉嫩少女午后惬意时光写真

沉重到让人喘不过气!范天虎手里拿着一个扩音喇叭,放在嘴边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我只说一次,我所经过的地方都会被夷为平地,敢挡着,死!”

说完,扩音喇叭直接扔在中间那辆挖掘机的轮子底下。

众目睽睽之下,那扩音喇叭咔嚓一声被碾碎,顿时让人心惊肉跳。

范天虎还没有走到边缘围观的人范围内,这些人都连忙逃命般的四散离开。

中间那辆挖掘机的驾驶室探出一个脑袋,对着下边的人疯狂叫嚣,“你们不是很嚣张么,你们不是要把我田玉成赶走么,现在就我们四个人,有能耐你们就过来挡!”

柳家人个个脸色发青,不少人恐惧的浑身颤抖。

没错,田玉成他们只有四个人,但是田玉成和那两个司机都是多余的,真正令人恐惧的是不急不缓走过来的范天虎!他所走过的地方,没有任何人敢停留,所有挡在他前面的,不管是汽车,还是自行车,都连忙把开到远处。

因为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,范天虎只说了一遍的那句话,就是无人敢忽视的旨意!所经过之处必为平地!所阻拦之人必遭横祸!眼看着一人三车越来越近,站在别墅外的柳家人感觉到地面都在震动。

柳老太愤怒的嘶吼,“你们都在做什么,都在看戏,看着柳家完蛋?

都不能去做点什么吗!”

柳艳娇怨毒的指着柳梦雪说道,“祸是她闯出来的,还有秦言那废物,为什么非要田总过来送车,是他们祸害连累到我们柳家的。”

“对,是他们的错!”

“柳梦雪,你刚才说过要下跪请罪的,还不过去!”

“对啊,你们夫妻两个是柳家的罪人,快去抵罪!”

可此时如果谁真的敢去范天虎前面下跪求饶,范天虎会不会停下来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
柳老太愤怒的看着柳梦雪,“柳梦雪,这一个月你享受了身为柳家掌权人的风光,现在柳家出现了危机,你就龟缩不出么!”

“柳梦雪,我们柳家都完了,你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,你是柳家的负责人啊!”

“是你贪慕虚荣,非要什么玛莎拉蒂,你那废物男人才会异想天开的去找田总,这都是你们的错!”

柳梦雪身子猛然颤抖,对啊,是我们的错,这一切本就该我们偿还的。

在柳家那些人拼命的想要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时候,在周围所有人心生恐惧,不敢有任何异动的时候。

柳梦雪突然走了出来,朝着范天虎来的方向迎了过去。

身穿白裙的她,迎着刺眼的灯光照射,迎着带来强迫压力的范天虎,一步步的走了过去。

忽然,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喊道,“堂姐,我跟你一起!”

顿时,从柳家的人群中,钻出来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。

十五六岁的年纪,身上还穿着学校的校服,显然是个好学生的模样。

正是之前和柳梦雪一起去过许晴家的那个丫头,柳梦雪远亲叔叔家的女儿柳玥。

随着柳玥的出现,紧跟着她的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大男孩,也随即护着柳玥,站了出来。

他是柳玥的亲哥哥,柳扬。

“梦雪姐姐,我们和你共进退!”

柳玥稚嫩的声音,顿时让柳梦雪心神颤抖,她焦急的叫道,“快回去,这里太危险!”

“梦雪姐,不要怕,我会保护你和妹妹的!”

柳杨先前一步,将柳梦雪和柳玥护在身后,“爸爸说过,男子汉大丈夫,要承担起保护女人的责任,因为我们是柳家人!”

一句柳家人,让柳梦雪眼眶湿润,柳家人啊!看着柳家还在上学的小辈们的表现。

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柳家人群中,再度走出几道身影。

“柳家危亡,我们还不如一个孩子活的透彻坦荡!这一次,我站柳梦雪!”

“对,在柳家处于绝境的时候,是她帮我们拿到修缮福利院的订单,是她让柳家有了生存的希望,我也站她!”

又有一个二十出头的柳家男人走出来。

“在柳伟欠下巨额钱财,柳家再逢绝境时,是柳梦雪找到林总增加了修缮福利院的资金,我佩服她!”

“慈善会她明明能拥有数千万巨额资金,却无私的捐给了受灾的最需要钱的人,我敬佩她的深明大义,我誓死追随!”

又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,看向柳梦雪的眼,满是敬佩!“这一个月来,柳梦雪执掌柳家井井有条,柳家的实力也飞速上涨,我不能坐视如此英明能干的女子白白送死!”

“我柳宗明活了几十年,关键时刻还不如儿子女儿明白大义,这一次,为了我的孩子,我也要站柳梦雪!”

柳玥和柳杨的父亲,也从人群中走出来,坚定的朝柳梦雪身前挡去。

“身为柳家人,宁死不屈!”

今日,柳家危亡,无人能逃!唯有背水一战!而刚刚走出没两步的柳梦雪,听到身后传来的阵阵呼应,泪水毫无征兆的溢满了她那双盈盈晶澈的眼睛。

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,却为她的人生打开了新的天地。

曾经以为自己孤身一人负重前行,原来所做的努力都被人看在眼里。

关键时刻是这群平时默默无闻的人,站了出来,与自己保卫柳家!我柳梦雪能拥有此刻光辉,此生无悔!眼看着从四面八方走出来的柳家的人越来越多,都在誓死保卫柳家,但是柳老太的心里却一片冰凉!什么时候开始,柳家变成了柳梦雪的了?

什么时候,柳梦雪拥有如此威望了?

那我柳氏又如何自处呢!不!柳梦雪,你只是我随意支配操纵的木偶,你夺不走柳家,你是个女人,你有个废物女婿,你没有掌管柳家的资格!柳艳娇愣愣的看着一呼百应,甚至不用呼喊,就自发走出来被众多柳家人拥护的柳梦雪,她羡慕,她嫉妒,她怨恨!柳艳娇突然扯着嗓子放声大笑,疯狂的嘲笑道,“柳梦雪,你就算让这些柳家的人陪着你去送死又怎样,你看看你的男人,你这两天拼尽一切要保住的男人在做什么?

他在眼睁睁看着你送死,你就算事业成功了,你爱情上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!”

柳艳娇尖锐的声音刺破夜空,让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秦言身上。

不屑!嘲弄!鄙夷!比比皆是!陈老大气呼呼的喘了口气,对着秦言喊道,“秦哥,你在做什么,你快下令,我带着兄弟们去把范天虎给抓过来,我就不信他们敢不停车!”

秦言嘴角噙着一抹笑意。

他终于看到了柳梦雪的凝聚力,那是拼尽一切所换来的誓死追随。

秦言深呼吸一口气,眯眼看向天空,轻声说道,“时机到了,我该出场了!”

时机到了?

陈老大疑惑的看着天,星光灿烂皓月当空这算什么时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