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拉这一锤,有必杀王欢之心。

因为他对这一锤的威力非常清楚,在猎捕者的绝密实验室里面,曾经做过一系列实验,从当初得到的数据分析。

风火连天锤的威力足够毁灭一座方圆几里的山头,其威力不亚于一颗导弹。

实验的数据显示,这一锤足够杀死真神。

这份实验数据一直是猎捕者组织的机密,而风火连天锤也是他们对付真神的手段之一。

作为当今最强的几个势力,他们早就做好了真神强者降临准备。

如果没有势力抵抗真神修士,那么猎捕者组织将会在一夜之间瓦解。

只是,今天奥拉不得不将猎捕者这门秘密武器施展出来。

下方的王欢,神色变得凝重。

仰头,一动不动。

外面的人已经被这一锤惊骇住了,呆若木鸡。

“无敌啊,这是无敌之力啊!”有人失声大叫,语气激动而又紧张。

秀丽美眉夏馨雨粉艳迷人

“猎捕者组织的势力竟然这么强,不愧是当今第一大势力。”

“这一锤出来,谁人能敌?”

“王欢啊王欢,这是自寻死路,死了也就罢了,却还要连累龙虎山……”张家的人面带愠怒之色,语气之中巴不得他早点去死。

同样认为王欢必死无疑的还有黄长风。

“这招,当今世上,除了真神榜单前三的强者,恐怕已经没有能够接的住。”

“就算是他们三人,能接下来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

黄长风满脸凝重,幸庆自己没有跟奥拉闹翻,没有得罪猎捕者这个组织。

听说猎捕者一直在抓捕真仙转世研究。

起初,他还没有当回事,但见到了奥拉的实力后,他不得不慎重对待。

在没有恢复到前世修为之前,今后遇见猎捕者组织,还需要绕道走。

这些人隐藏的太深了,一个奥拉就有这样恐怖的实力,那其他的成员呢?

他不认为王欢能活下来。

高手过招,并不是一拳一掌来我往,往往只是一击,而眼下这一击,就足够要了王欢的性命。

此时,王欢姿势没变。

看着那锤头拖着火焰而下,他动了。

只见他由掌变拳,体内的六座神宫真元喷涌,身体的表面露出一层淡淡的紫色光芒。

不过这紫色的光芒在火光下显的不值一提。

巨锤落下!

王欢一拳轰在锤子上。

“轰隆……”

拳锤相撞,发出一声打雷般的声音,震的众人耳膜发疼,鲜血直流。

相撞之地更是发出了一道道刺眼的光芒。

两人所在之地,就像核弹爆炸一样,一个蘑菇云骤然升起。

王欢所站的地面开始坍塌,以他为中心,方圆几十米的位置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,坑道向着四面八方扩散。

刺眼的光芒直接冲上云霄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道光芒笼罩,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的一切。

结束了!

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。

这样的战斗,自地球复苏以来,还是第一次。

哪怕他们只是观战,也感觉一阵心惊肉跳,因为稍有不慎,就会被战斗余波吞灭。

能留下来观看比赛的,哪一个不是冒着生命危险。

虽然还没能看到战斗中心的结局,但是在众人心底已经有了答案。

大战结束了。

王欢已经肯定死掉了。

而他们也跟着安全,至少不用在担心被战斗余波伤及到无辜。

这样狂暴的能量,王欢他还能活着出来,那才真的是见鬼了。

光芒逐渐散去,虽然心中已有答案,但是众人还是忍不住将目光集中过去。

许多人心里发着冷笑,那个王欢多半已经被剧烈的能量杀的尸骨无存了吧。

不过,虽然视野越来越清晰,那些人的眼睛忽然瞪的滚圆,喉咙好像被掐住了一样,呼吸一滞,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大战中心位置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

黄长风失声大叫,推开左右扶着他的人,向前踏出几步,想要看清楚。

霓嫣仙子的小嘴长开,合不下来:“不可能,怎么会……”

连这张天吉也惊吓的跳了起来,彻底被里面的场景震惊住了!

只见那大战中心位置,王欢站在中间,他的四周是一个巨大的深坑,黑压压的一片,而他站在中间却安然无恙,毫发无损。

他的身姿

挺拔,仿佛一颗百年苍松,笔直!

在他的对面,奥拉的手臂已经折断,鲜血淋漓,看他的模样已经无法握紧毁灭之锤,锤头拖拉在地上。

奥拉也同样如此,满脸震惊的看着对面的青年。

“不会的,怎么会这样?”他看着王欢,喃喃自语。

刚才交手的瞬间,他意气风发,一锤定生死,可是在接触的瞬间,他却感觉自己那一锤,遭受到到了极大的阻力。

哪怕如此,他对毁灭之锤也有足够的信心。

他相信最终他的毁灭之锤一定能杀死王欢,但是事实却又让他失望无比。

自己竟然输了?

而对手安然无恙!

这让他心里不由发出一阵恐惧。

此人不可力敌!

想法刚刚升起来,王欢的目光冷幽幽的看着他:“奥拉,还有什么手段吗?”

“……”奥拉听到这话,脸色骤然大变。

王欢的语气非常平和的说:“如果没别的手段了,那么是不是该我出手攻击了?”

听到王欢这句话,所有人心里猛的一惊。

他们骤然想起来,自始自终,王欢的脚步都没有动过,也没有出手过。

之前,他一直在任由对方攻击。

王欢这样做也是想要试探一下猎捕者的势力如何,现在看来的确很强,这个奥拉有五座神宫的实力,配合手里的毁灭之锤,堪比真神。

王欢也明白这也是奥拉的极限。

现在,他要开始进攻了。

“王欢,说什么?”奥拉退后一步,瞳孔猛地一缩。

王欢说:“没说什么,既然攻击完了,还我来了。”

“,究竟什么修为?”

奥拉心里咯噔狂跳,看到王欢已经向他踏步走来,内心里恐惧到了极点。

“怕是还没有资格知道。”

王欢摇摇头,依然一步一步,不急不慌的向着奥拉逼近过去。

“!敢如此羞辱我!”奥拉勃然大怒,眼神喷出愤怒的火焰。

王欢笑了笑,一握拳头,说:“那好,我不羞辱,接我一拳不死,我便告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