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照城前,满地狼藉。

半空中,界主厉声的道:“就他们两个!我不管信不信,我们就抓了两个活口,若不信,等他们出来之后,自己问!”

“我会问的。”

“虽然只有两个,我吃了点亏,但看在们还算诚恳的份上,我带着人离开神界。不过我有个条件,们不许跟着我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如果不跟着,不守信,在中途再杀我族人,那我神界岂不是全毁到的手中。”

界主想都没有想,脱口而出。

王欢摸了摸下巴,暗叫可惜,他还以为界主会粗心麻痹,就这样让他们离去,那他还真不会跟他客气,在回去的路上,顺便再收割一波。

“我想起来!”

“当年们神界杀了我天师门一脉,我现在身为当代天师,现在都已经到了神界,这个仇要必须报。不然我回去,别人问我报了当年灭门之仇没有,我说没有,那我脸上多没面子。”

“到时候气急败坏,说不准再来神界也不一定。”

“……”

强调性感

界主听到这话,感觉喉咙一甜,随后又把喉咙里的鲜血强吞进去。

气吐血了!

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还敢跟他提条件,那都是将近百年的陈芝麻烂谷的旧事,虽然轰动一时,但是忘了差不多,现在让他去找凶手,让他去哪儿找。

就是有,也不能交出去。

不然他这界主还有何威严!

王欢自顾自的道:“应该知道,像我们这种有头有脸的人,都要面子,这仇我的不报的话,我很没有面子,希望界主能体谅。”

体谅妈!

“这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,我去哪给找凶手,再说就算有凶手估计也死在手里了。”

这是实话,没有半句虚言。

王欢听了后暗叫可惜,一脸委屈:“这样我真不好交代,要不随便找几个替死鬼出来,让我杀掉,我回去也好有个交代,就说已经报了当年的大仇,这样两全其美的办法,也就只有我能想到。”

界主心情非常复杂,这王欢怎么说也是华夏王神话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怎么就这样无耻?

“不行!”

界主的牙齿快要咬碎了。

王欢点头,无奈道:“那好吧,先把人交出来,这个仇,就先记着,等我找到凶手之后再来清算。”

界主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让这混蛋赶紧滚出神界,只要他能离开,以后的事,他也管不着。

这时,已经有人把秦毅和辛格带出来。

两人看到天照城破败的样子,又看到满地的尸体,立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“人已经带到了,,立刻给我滚出神界!”界主是一刻也不想见到王欢。

“主人!”

辛格恢复自由后,来到王欢的面前,微微颤颤的就要跪下。

王欢道:“别跪,这么多人看着,丢人。”

说完又看向秦毅:“还有,什么话也不要说,我就问们一句,还有没有其他人被他们抓了的。”

秦毅眼神异样的看着王欢,尽管王欢对他眨眼,可他却没有领会,只是摇了摇头。

王欢失落,他还真希望还有人在这,好一并带走。

不过秦毅和辛格两人都说没有了,那对方就没有说谎。

王欢说道:“还活着就好,过去的事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秦毅看着天照城,非常平静的说道:“总有一天,我也会杀到这里,给那些兄弟们报仇。”

他没有对王欢要求报仇,以他对王欢的了解,如果就能杀光这里的人,就绝对不会在这里跟他们废话。

能救出自己和辛格,已经是王欢的能力的极限了。

至于给逆仙盟报仇的事,只能等以后。

界主并未理会秦毅的威胁,这一次,神界虽然损失惨重,但也不是区区一个仙君就能灭的。

放嘴炮罢了,他没功夫理会。

“人已经交给了,现在可以走了。”界主一脸铁青,眼神不善,向王欢三人下了逐客令。

“们先走。”

王欢对着秦毅两人说道。

界主皱起眉头,但也没有说什么,他知道王欢在防备自己暗中出手。

王欢一个人可以不惧界主发难,可是带着两个人,显然不能从界主手里逃走,一旦到了神界与玉京关的交界处,对方发难,王欢很难护两人周全,在才让两人先走。

界主也

没有阻止,任由秦毅和辛格离开,这两个人对神界没有任何威胁。的

他的注意力始终都在王欢身上。

一直等两人离开视野之后,界主才开口:“也可以走了。”

似乎还很不放心,又加了一句:“我亲自送。”

王欢失笑道:“界主太客气了,回去的路我熟,不用送了。”

界主皮笑肉不笑:“王神话到了神界,无论做了什么,那都是神界的客人。既然是客人,我当然要亲自相送,们华夏有句话叫做十里相送,以我的与王神话的交情,送个万里也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情谊。”

他话里面暗杀机,在客人和交情几个词上咬的很重。

王欢无奈,看来回去再收割一波的计划落空,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那界主离我远点,我怕突然杀我。”

“虽然很想杀,可是身为神界之主,说话算数!”

王欢奇异的看着他,真是一点遮掩都没有啊。

界主冷冷的盯着王欢。

怎么还不走!

王欢也没再说什么,缓缓道:“界主一番好意,我也只能心领了,说起来,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。离别之前,还请界主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,帮兄弟我调查一下当年杀我门派的凶手。”

界主无言,这话该怎么回答?

半响后,界主才开口道:“好,我会注意,王神话,时间不早了。”

“要放在心上啊。”

王欢离别前,再三叮嘱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,可以把凶手的首级送到名山大川,如果下不了手,通知我一声,我亲自来宰了他们,不会让界主为难。”

“有完没完!”

界主怒了。

王欢说道:“呃……说完了。”

界主看着王欢的背影,气急败坏,压制欲裂,再也压制不住胸口里的怒血,张嘴就把压抑在心口的怒血吐了出来。

“此仇不报,我誓不为人!”

随后远远地跟在王欢的身后,不亲眼看到王欢离开,放心不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