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张张嘴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熊。

我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附身过吕巧岚。

我附身过熊,这点我很肯定。

再之后,和吕巧岚几次接触……

熊在我回忆的时候,将笔放了回去,将自己画了图的纸扔进了废纸篓中。

它跑到了张小军的床上,用柔软的手摸摸张小军的头发。

我看到这一幕,更觉得心酸了。

它没有停留太久,也没有再和我交流的意思,就那样走回到了主卧,爬进了衣柜中。

我看到它关上了衣柜的门,好像将自己关了起来。

我不知所措,回到了张小军的卧室。

看着张小军睡到流口水的模样,我想起了刚才玩具熊摸着他脑袋的那一幕。

梦境的场景忽然开始晃动,要发生改变了。

极品尤物性感诱人

我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心,随时准备面对可能要出现的东西。

是另一个玩具灵,还是鬼?

是什么杀死了吕巧岚,又要杀死她的儿子张小军?

我想着这个,提心吊胆,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往下沉。

等等……怎么会……

我感到诧异,灵魂已经落回到了身体中,梦境结束了。

结束了?!

怎么会这样?!

我从床上起来,看向了窗户。

窗外已经有了晨曦的光芒。天亮了。

夜晚结束。

我记得梦境的时间,在张小军父亲玩手机的时候,我趁机看了日期和时间。梦境结束的那个过去的时间点正是我收到邀请函,也是卡兰和那个小女孩死去的晚上,是国外驱魔师协会遭遇重创的那一天。

我原以为玩具灵在杀了学生妹打扮的能力者,杀了女孩,破坏了协会,杀了卡兰后,马不停蹄就去袭击了吕巧岚一家人。

我打电话给了吴灵,将梦境的事情告诉给了吴灵,正好听到了青叶的人刚查到的情报。

“吕巧岚的丈夫和儿子还活着,没有人报警。吕巧岚的下落我们查到了。她在昨天凌晨连夜开车,从首都返回自己家。他们现在住在临安市。”

“就在首都旁边?”我叫了一声。

“对,有一条高速通道。她直接走那条路。我们排查到了监控。她的手机还关机着。我们联系到她出差工作地的同事,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”吴灵的声音有些凝重,“你梦到了她的儿子张小军?”

“对。”

“这样的话,我们可能需要去临安一趟。他们可能是死在家中,还没被人发现。”吴灵说了一种糟糕的可能性。

我心中焦急,却是没有好办法。

青叶的人已经决定承担这份工作,我也就没必要去临安了。

挂了电话,我心里还是沉甸甸的。

早上出门前,我先看了眼妹妹房间里的那只玩偶。塑料袋里的玩偶保持着我放着的造型,没有分毫移动。它没有活过来。它不会袭击人,它也不会保护自己的主人。

我想到那只熊最后钻进衣柜中的模样,有些难过。

瘦子他们听完我的叙述,也觉得难过。瘦子和胖子只是叹气,郭玉洁已经红了眼眶。陈晓丘看起来是在思索什么,难过的情绪并不是那么明显。

“没有办法救救吕巧岚吗?”郭玉洁问道。

我当然想过要救吕巧岚。可我试图进入梦境的举动都失败了。

“她真的死了吗?”陈晓丘问道。

我摇头,“南宫耀查到的监控是昨天凌晨,之后就失去踪迹了。临安的监控密度不像是民庆……”就是在民庆,也有监控死角存在。

陈晓丘还是一脸思索。

“那岂不是……她死在哪儿,都没人知道?”郭玉洁这下是真的想要哭了,眼中都有了泪水。

“可能那些熊已经将她安葬了。”瘦子忽然说道。

这一句话让郭玉洁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陈晓丘递了纸巾给郭玉洁。

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来,我接起电话,压抑住了悲伤的心情。

“……有人找我?”我听着电话中门卫的声音,“是哪位产权人吗?他叫什么名字?”我下意识想到了昨天联系的那位产权人。约好了周末带着重新整理出来的合同去找他签字的,难道他今天有空,自己提前找来了?

我在想着这些的时候,只听门卫那边问了一声,再对我说道:“她说她叫吕巧岚。”

我愣住了。

“谁?”

“吕巧岚。哦……她说以前在工农六村见过,你帮忙找到了她的东西。哎,小姐,不要抢——”

“林奇!林先生!求你帮帮我!你救救我,救救我儿子和老公!”带着哭音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我张张嘴,无法分辨这声音是否是吕巧岚的,可是……

“我现在出来……那个,你在门口等着。”我说了一声,马上挂断了电话,却无法阻止自己剧烈的心跳。

“谁啊?”瘦子他们也听到了吕巧岚的叫喊声。

“吕、巧岚。”我有点儿结巴,回答他们的同时,已经掏出手机拨电话给吴灵了。我得到了关机提示。

吴灵竟然关机了?!

我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,以前就是再晚、再早,只要打电话给吴灵,她总是很快接起。

我只好翻出了古陌的电话,打了过去。

“嗯?你打错电话了吧?干嘛打电话给我?有事情找灵啊……”古陌一接电话,就废话一堆。

“她关机了。”我随口回答,就要说吕巧岚的事情。

“哦,她应该已经上飞机了吧。这个点,不对啊,应该还在路上。”古陌继续自言自语。电话那头好像还有南宫耀的声音。古陌又是“哦”了一声,“可能没电了吧。她和呆子急匆匆买票去临安,东西都没收拾……”

“古陌!吕巧岚在我们单位门口!来找我了!”我打断了古陌的话。

“你……胡说什么呢?”古陌卡壳了一下,马上否定这种可能性,“你知道怎么从临安市到民庆吗?飞机都要两个多小时,要坐高铁得五个小时,换成是汽车……”

“我知道!你们失去吕巧岚踪迹有几天了吧?”

“但所有交通工具都需要身份证!要网上登记!南宫都没查到这些啊!”古陌吼了回来。

南宫耀的声音这次清晰传了过来,“没有记录。机票、高铁、高速,都没记录。她已经到了民庆,至少也是三个小时前就出发了,数据库里再有延时,也不可能那么久。”

“民庆的监控呢?”古陌问道。

我握着手机,焦急等待着。

我很清楚,任何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和我一样,要怀疑那个自称是吕巧岚的人的身份。

办公室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我只能接起来,听门卫不耐烦地询问我什么时候出去。这显然是那个吕巧岚逼着门卫打来的电话。

“你们单位门口的监控,现在就拍到了吕巧岚。”

另一边耳朵贴着的手机里面传来了古陌的声音,宣告了这一事实。